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
新闻动态

基石资本张维:很多独角兽实际上是“猪鼻子上插根葱”

浏览人数:13|上传时间:2019-10-08 14:59:54|来源:乐通国际-乐通国际app-乐通lt118娱乐官网

  作者:陶辉东

  来源:投中网

  4月28日,基石资本在海南三亚召开了2019年LP年会,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发表了主题演讲。张维的发言一贯坦率直接,对行业乱象常有尖锐的批评。不久前张维指出“中国的造车新势力没有一家值得投资”,引起了汽车圈一阵争论。

  在这次演讲中,张维通报了基石资本的退出成绩,基石资本目前已经投资约130家企业,项目退出比例42.3%,已经退出的部分,回报比达到了5.4倍。张维也分享了对目前资本市场的看法,认为A股的估值处于历史中位数水平。

  张维谈到了基石资本的两大投资重点,一是对有原创性技术的企业持续、多轮投资,其中代表性的项目有柔宇和商汤;另外是对有很高安全边际的企业下重仓,代表性的项目如。张维讲了一个故事,迈瑞创始人徐航曾问他,投资迈瑞能赚多少?张维答三年一倍。迈瑞上市前融资的估值560亿元,很多人质疑是否值这么多,而现在回报的迈瑞医疗的市值1714亿元,回报超过了2倍,预测早已实现。

  此外,张维继续抨击了一二级市场的诸多乱象,例如4月底以来愈演愈烈的商誉暴雷潮,张维认为这是“资本市场的耻辱”。张维也毫不留情的指出,很多独角兽实际上是“猪鼻子上插根葱——装的”。

  以下为张维发言实录,经投中网节选:

  巨额商誉减持是资本市场的耻辱

  我们首先看看企业的发展,去年有800多家上市公司踩踏并购业绩承诺陷阱,中国好多企业用这种方式乱收购、乱投资、乱重组、高杠杆收购。这其中的上市公司占比很大。数据显示,我们仅仅用了4年的时间就新增了1.1万亿的商誉,这些商誉是高估值、高业绩承诺带来的。应该讲商誉是兼并收购不可避免的,所不同的是,中国企业的思路,充满了市值管理或者是推高股价做高市值的冲动,而且往往是冲动的跨界收购,跨界收购即使是在成熟的国家成功率也不到30%。

  急匆匆的想推高市值,融资,然后再投入资金,再收购兼并,再融资,再推高市值,一切都想得很完美,但是,这个循环很容易被打破,一旦市场掉头向下,形势就逆转了。我认为,过高的商誉是资本市场的估值悬河。2018年的财报有3000多亿的商誉减值,它们会在今年4月份的最后一周披露年报,一次性洗一个大澡。一些企业一口气亏几十亿,好多企业商誉计提的金额比市值还大。有的甚至第三季度的时候预测还盈利,第四季度就来个巨额亏损。我写过一篇文章,《过去一周是A股市场的“耻辱周”》,上市公司集中搞巨额商誉减持是资本市场的耻辱,这些公司希望大家把它们忘了,但我们作为机构投资人不能忘,因为这是一个不良记录。

  那么如何跨越上市公司的忽悠式重组,忽悠式并购的雷区?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深呼吸,放平自己的心态,别想着急匆匆的推高市值。

  回到我们的投资上,我们几乎没有投资所谓的区块链、P2P、共享经济,以及依赖于烧钱的商业模式的公司,我们认为这些公司走在法律边缘地带,我们不投资这类企业。

  我经常说,我们不投资的企业不代表它不会成功,比如说你筹集10亿的资金,从海底捞挖一批高管来,复制一个海底捞,给海底捞赋予更多的互联网基因,我不能说这不会成功,但是这种烧钱的方式是很难持续的。海底捞是从一家火锅店开始做起的,运营效率、供应链管理等的积累需要时间,并不是说拿钱就可以堆一个海底捞出来。当然这不代表它完全没有投资价值,只不过不是基石资本的菜。对于很多独角兽企业,我们是保持警惕的,如果真正的是一匹英俊的骏马我们也佩服,但是大部分的独角兽都是在“猪鼻子上插一根蒜”,装出来的,不少独角兽是带有伪高科技性质的企业。

  所以,在中国投资来讲的话,坑是挺多的,为什么这个坑越来越多,因为这个时代越来越亢奋,钱越来越多。因为随着政策的放松,很多钱都冲到股权投资市场,很多企业得到不匹配它的资金。

  前段时间,我有一篇关于新能源汽车的文章引起了大家的争议。为什么我提出没有一家造车新势力值得投资?核心是什么,它要烧300亿烧10年才能看到结果,这是最重要的一点。你不拥有这个环节的核心技术,你面临竞争的是传统汽车企业,造车产业是一个巨烧钱的产业。

  谈到情怀,如果真正要讲的话,应该是20年前投吉利的李书福,李书福认为所谓汽车不就是“一个沙发+四个轮子”吗,然后他把它干成了。10几年前,甚至现在或者是五六年前投资特斯拉也是情怀,在别人看不到曙光的时候,你看到了它的原创价值带来的巨大意义。虽然特斯拉干了17年没有赚钱,没有实现盈利,但美国资本是高度认可它的,这是因为美国资本市场充分尊重从0到1。如果中国冒出四五百家新能源汽车企业,都在从1到2的模仿,我们是很难从内心佩服,未来市场需要你有大规模的营收来支持。

  这个产业是非常需要积累的产业。我经常举个例子,大众汽车2015年由于在污染排放上造假,被美国一个工程师发现了,最后美国罚款它150亿美元,丝毫没有影响大众汽车的品牌和它的销售,汽车的可靠性、安全性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和验证。所以,我觉得就造车新势力这个产业来讲,并不值得我们花大量的资金投资。

  可怕的不是宏观经济,而是跟风投资

  很多机构对宏观经济和经济周期进行预测,但我认为预测的意义并不大。去年我在微信上看到一个段子,中金公司首席策略分析师预测了2018年的情况,10个预测错了9个半,我以为是大家搞错了,我让人把原文找出来,的确是这样。中金公司代表了中国最高的研究水平。同样,高盛代表美国最高的研究水平,高盛一年一度推出顶级交易预测,2017年年底对2018年做了预测,7个交易策略仅一个带来了正回报。耶鲁大学的一位教授,后来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罗比特·希勒,在1982年的时候,分析了美国宏观经济和道琼斯指数,他发现二者的相关度也不高。

  对我们来讲,可怕的从来不是宏观经济,而是跟风式投资。你看到的千团大战,共享经济,百播大战,造车新势力,还有P2P、区块链。真正对投资有害的是跟风式投资,而不是宏观经济。就我们的投资原则来讲,我们是不追风口,不堵赛道的,我们不会在一个赛道上布局,因为我们觉得风口转瞬即逝,对企业昂贵的估值抱有警惕,我们不追逐“大众情人”。

  我们对具有原创性的硬科技企业愿意持续投资、多轮投资、下重仓投资。我们投了少有的具有原创性、世界级技术的平台型企业,包括商汤科技和柔宇科技。一直有人怀疑柔宇骗子,但为什么不是呢?因为从技术到大生产是一个巨大的门槛,从大生产到形成正向的大规模的财务报表又是一个巨大的门槛,这两个门槛都很难跨过去。但是今天的柔宇已经把第一个门槛跨过去了,建立了成功的生产线,实现了批量化生产,至于能不能获得一个正向的财务报表是另外一回事。

  再一个投法是重仓有安全边际的企业。这些企业我们投的数额不小,像做连锁药房的全亿健康我们就投了20几亿。像埃夫特,中国最大的工业企业,我们第一轮投了4亿,帮助它收购了意大利一家机器人企业W.F.C。

  我讲一下我们投资迈瑞医疗的故事,迈瑞从纽交所回归的时候有16、17亿利润,按560亿估值投。迈瑞的徐航是我们的LP,也是我们GP公司的股东,大家非常熟。我们作了两个判断:第一,作为中国最大的医疗设备企业,上市是没有悬念的,同时它已经在纽交所退完市了,他的规范性和规模没有悬念,也就是说,它的流动性可持续。剩下一个重要的判断就看你的工夫了,看你觉得这个企业有没有成长性,它的利润能不能像它所讲的一样在增长。如果这两点同时成立,就可以投。因为它有安全边际,拥有安全边际会带来好的回报。

  徐航当年问我,你认为投我的企业能挣多少钱,我跟他讲三年赚一倍。迈瑞目前的数值大概是1700亿,已经超过了1倍。在这些没有悬念的企业身上,你不是分散投资、小额投资,而是下重仓投资,这是基石资本的投资风格。基石资本投资的数量跟同行比,我们的数量远远少于它们,是因为我们是不投赛道的,我们是愿意在有技术壁垒、有安全边际的企业上下重仓。

  投资需要立体思维

  干了这么多年的投资,怎么评价投资思维?投资最重要的是需要有立体思维,而不是盲人摸象。大部分人的思维是单向的,有的时候就企业说企业,就技术说技术,就财务说财务,其实,投资需要立体思维,你要对企业有全面的理解。企业不仅是技术和财务,还包括企业家精神、公司治理体系等等。投资不仅是估值,影响估值的因素更复杂。在美国上市和在中国上市有不同的估值方式,这些不同的估值方式对回报影响是巨大的,所以,这个问题也不能含糊。同时,你不能用最乐观的眼光看资本市场,也不能用最悲观的眼光看资本市场。这话听起来是大白话,但是,真正具有立体思维挺难的。所以,优秀的投资经理肯定是具有立体思维的人。格雷厄姆说,投资是在保证本金安全的前提下,经过严谨的、保守的估值,在交易价格相对于内在价值打折扣时买入,从而保证收益,与此不符的就是投机。巴非特说投资在于两个重点,一个是如何跟企业定价,第二个是如何看待股价波动。基石资本认为,投资也是在于两个重点,第一是综合企业各方面的因素对企业的成长做判断,第二是估值。

  我们来看下当前的二级市场,从估值来讲,现在我们的A股市场处于中位数水平,剔除负值,现在我们的A股的平均市盈率大概在21倍左右,中小板、创业板等也都处在中位数水平。去年12月份更低,回头看当时是一个底部。

  最后是向优秀的企业致敬,包括苹果、谷歌、华为、亚马逊等,这些优秀的企业改变了我们人类的生活。基石资本已经投资约130家企业,项目退出比例约为42.3%,已经退出的部分回报比达到了5.4倍。从这个数字来看,我们早期的回报是不错的,退出的比例在业内也是比较高的,我们是注重退出的企业。

  最近我们给客户送了一批书给大家,我引用其中我们送的一本书《开放社会及其敌人》的一句话作为我的结束语:我们不做预言家,我们要成为自己命运的创造者,我们必须学会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,并且尽量留意我们自己的错误。